日本漫画下载|一代作曲大师的田歌,踏遍了整个

 新闻资讯     |      2020-03-01 21:45

一代作曲大师的田歌,踏遍了整个新疆,这座城因他一首歌而诞生

他是一代作曲大师,踏遍了新疆每一个角落,因一首歌诞生了一座城!


他被人说成是“大骗子”,却用旋律把新疆之美传遍世界各地!


他就是一代大师,田歌


然而一代作曲大师,却在2019年2月1日骤然陨落!


我国著名作曲家田歌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1日10时5分在南京东部战区总医院去世,享年86岁。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


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等到千里雪消融,等到草原上送来春风


可克达拉改变了模样,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


每当《草原之夜》舒缓优美的旋律响起,温暖的记忆立刻涌上心头


如今田歌已化身成为草原上最亮的星!


草原上的“东方小夜曲”


田歌是山东人,母亲是一名小学音乐教师,所以他从小就对音乐痴迷。


1948年,田歌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文艺兵。1949年,十几岁的田歌随部队到达新疆,在这里开始了他的创作生涯。


1959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反映新疆生产兵团屯垦戍边生活的大型艺术纪录片《绿色的原野》,田歌参与其中,与此片的导演张加毅相遇。


几经周折,最终选定伊犁河谷兵团四师64团一个叫“可克达拉”的地方作为拍摄地点。


当时才20多岁,但在音乐创作方面已崭露头角的新疆军区文工团创作员田歌被挑选为纪录片作曲。


张加毅带着包括田歌在内的一班人马来到新疆,他决定要在这部新的名为《绿色的草原》的纪录片中,记录兵团精神,弘扬军垦文化。


张加毅作为导演,要给这部纪录片配上一支相宜的主题曲。


在与官兵们相处的日子里,张加毅觉得自己听到了他们的心声,他觉得只有把这种心声唱出来,才能够真正激励战士们的斗志,也才符合美好的人性。于是自己提笔写下了歌词。


写完之后,张加毅把歌词交给了田歌。并对田歌说:“我们的电影应该有一首优美的抒情歌曲。”“你只要敢写,我就敢谱曲”,田歌回答。“


在那个年代唱抒情歌曲是要受到批判的,然而田歌没有丝毫犹豫!


张加毅陷入沉思,陡地,他激动起来,却找不到笔记本,于是,他急切地从口袋翻出一封信,抽出信纸,垫在膝头,他的笔尖在信纸的背面踌躇、移动、徘徊、迅跑——孤独的夜色多沉寂,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当时在信封上就写下了这八句歌词”,田歌说,“我也没多想,就谱出了这曲子,曲子感觉就是从心里流出来的。”四十分钟以后,田歌把张加毅叫了回来,“张导,词作家,来听吧!”


田歌轻声唱了起来,张加毅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他唱得非常动情,我当时也有点傻了,心想,现在是什么气候呀,我这词是写得软了一点,谁知道你这曲子比我这词还软,但是,确实好听。就这样让他唱了四五遍。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生产兵团的战士们,在窗外喊:‘亚克西,亚克西!’原来他们一直在窗外听着,这时候都鼓起掌来。


这对我震动很大,我立即在田歌的曲谱上写道:同意录音,张加毅。”


《草原之夜》成为《绿色的原野》这部片子的主题歌。1985年,《草原之夜》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教材,并称它为“东方小夜曲” 。


田歌曾说:“兵团人艰苦创业、舍家为国、建设边疆的精神无可比拟,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草原之夜》这首歌!


“我是兵团的一名‘荣誉军垦战士’,能创作出《草原之夜》等作品,既要归功于那个特殊的年代,更要归功于当年艰苦创业的老军垦战士,是他们给了我创作的灵感和激情。


”田歌说,他自己只是一个执笔者,用音乐符号把那个年代的火热生活和真情实感记录了下来而已。


一首歌,一座城


很多人听过这首歌后,都慕名而来寻找歌中那个叫“可克达拉”的地方,而新疆也因《草原之夜》的传播,诞生了一座城市。


可克达拉,意为“绿色的原野”,但与其说是原野,不如说是荒原。当时那里沙丘连绵,两日一小风,三天一大风,风过处,黄沙漫卷,鸡飞狗跳。


当年,军垦战士们住的是“地窝子”,床上地下,终日有掸不尽、扫不完的灰土,就连吃的饭、喝的水也常与沙粒搅和在一起。


虽然条件很艰苦,但年轻的军垦战士们斗志昂扬,工作生活中照样欢声笑语不断。


这里被誉为“中国薰衣草之乡”,天然薰衣草种植面积达2万多亩,精油年产量超10万公斤,占全国总产量的95%以上,薄荷、香紫苏、留兰香、迷迭香、罗马甘菊等多种名贵香料品种也在这里安家落户。


作为《草原之夜》原创地:可克达拉草原之夜风情园,如今已经成了可克达拉的热门旅游景点。很多人来这里,都是踏歌而来,而这里,也和歌声融为了一体。


2015年,可克达拉建市,是新建生产建设兵团的第八座城市。


而这里除了是《草原之夜》的原创地还是《草原之夜》词作者张加毅的骨灰安放之地。


推拉棋牌下载

“大骗子”田歌


《草原之夜》让田歌声名鹊起。1964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应时任农垦部部长王震之邀,又摄制一部反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战斗历程的大型彩色纪录片《军垦战歌》。


里面有一组插曲,分别由郭小川、贺敬之、袁鹰等作词,而作曲的正是田歌。这首曲子就是歌颂军垦建设兵团战士的著名歌曲《边疆处处赛江南》。


边疆处处赛江南克里木 - 故乡的河


1964年,一批名人为《军垦战歌》到新疆实地采风时,田歌作为纪录片指定的曲作者,没有第一时间一同到兵团第一线去采访。


当时田歌因为《草原之夜》的创作,觉得自己对新疆兵团的生活非常熟悉,就根据袁鹰作的词,在乌鲁木齐的家里写曲。


曲子出来以后,杨导的评价是:好听是好听,就是感觉内在还不够,好像不能打动比特棋牌下载人。年轻的田歌当场就把曲稿撕掉,毅然说:“我下去体验生活!”后来创作出了这首著名的歌曲。


一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背后,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歌曲的曲作者田歌却曾因这首曲子被人称为“大骗子”。


当时,一堆年轻人跑到田歌家里,大声嚷嚷着:“你不是大骗子吗?你说边疆这好那好,还描写得那么优美,那么诗意。


我们到那一看,根本就是千里戈壁、万里黄沙。你就是骗子!


田歌听了之后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随即严肃地说:“同学们,我给你们讲,我们边疆确实很美,是赛江南,这里的美景在内地是没有的。


可能有的地方过去是沙漠荒滩,但今天确确实实像江南一样。


这是伟大的军垦战士们改造过来的,是他们把万古荒原都变成了良田。而我们创作者只是反映了JJ单机斗地主下载他们的心声,记录了他们的事迹。”听田歌说完这段话,现场的众人安静了……


作为一名军旅作曲家,田歌从小就怀揣着一颗爱乐之心,在部队这座大熔炉中锤炼成长。他15岁参军,1950年进疆。


可以说,田歌把他所有的青春和艺术才华,甚至整个生命,都献给新疆这片他挚爱的第二故乡。


田歌的足迹踏遍了新疆的每个角落,也尽情吮吸着新疆各少数民族无穷尽的艺术养料,从而创作了《啊,亲爱的伊犁河》、《边疆处处赛江南》等近千首有着鲜明新疆风味的歌曲。


50余年呕心沥血,田歌的1000多首音乐作品成为时代文化的一座座里程碑: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啊,亲爱的伊犁河》、《草原之夜》,六十年代的《边疆处处赛江南》,七十年代的《咱们新疆好地方》,八十年代的《歌唱你啊,祖国》、《那是我幸福的微笑》。


九十年代,田歌在江南屐痕处处,他用神奇的“五根情线”编织南方旖旎的情调,《千古风流姑苏城》将南国的柔媚、北国的刚劲熔为一炉,竟令江南人感受一新,为之倾倒。


田歌的歌,堪称音乐宝库珍品。说它是“阳春白雪”,而乡野布丁皆喜闻乐唱;说它是“下里巴人”,却在煊赫的艺术殿堂大放异彩。


好的音乐作品就是这样:可以跨越时代、种族、语言、文化等等一系列不同因素,直达心灵深处,给你最质朴的情怀。这无疑是田老对音乐做出的、最大的贡献!


如今,这位与西部边陲、异域风情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作曲家辞世,而他手中的琴弦也如歌曲《怀念战友》中唱的那样、永远“闲挂在墙上”......


怀念战友《冰山上的来客》电影插曲 - 难忘电影金曲 第一集


田歌曾说:没有音乐的世界,是死亡的世界


好的音乐,可以给人带来欢乐


大师虽然陨落


但他留下的音乐却鼓舞着


一代又一代人


艰苦创业,舍家为国的精神


也因他的音乐永远流传!


内容来源:新疆我的家,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