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无为而治只适合人心淳朴的时代

 新闻资讯     |      2020-01-03 14:35

从一般意义上而言,儒为经世之法则;道为无为而治的理想化治国方略,顺其自然的生活理念;佛为心灵彻底解脱的道路。

中国历史上,历经各种思想文化的洗涤,而最后,终于确定儒家文化为根基。这也是有其必然性的。

上古时期的人,心地单纯淳厚,读《尚书》等古文献时,我就很感慨,那时人的心灵怎么就那么纯净?敬天地自然,顺应民心,一个简单的约定能遵循几百上千年。而现在的人心越来越复杂,法令也随之越来越繁缛,变化越来越快,朝令夕改。说得好听点,法为时变,实际上是人心在变。法必须适应这个时代与人心。

每当一个时代变到极为繁杂、人心极为复杂的时候,就是面临变局的时候。人类道德的沦陷之极,就是重新洗牌的时候。所以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有战乱随之。

几十上百年战乱,将那些浊物洗涤殆尽,重新建立一个新时期。所以每一个朝代的建国之初,都是人心淳朴的时候。汉代刘邦初定国时,萧何以道治国,曹参随之,用最简朴的方法,天下自然和乐。后来人心变化,法令亦随之滋生不已,到了严刑厉法都无法制约时,就有了乱世。

现在这个社会,建国之初,人心也是特别单纯,五六十年代的人,其单纯之程度让人不能不感慨。现在却是日益复杂,网络之上,谁都不满,愤青遍地都是。这种心态,恐怕是招感乱世的心理根源。

秦朝选用韩非子的法家思想,李斯将其用之于治国。法为阳,世为阴,阴阳都是相互依存的,法的繁缛,必然带动人心的复杂。所以秦王朝的短命是必然的结局。

道家思棋牌想是理想化的治国方略,只能针对人心淳厚的时代;汉初之时,用的就是道家的无为而治。到人心复杂的时代,无为已不能为,只好用儒家的有为治国了。到了一个朝代的未期,必是人心复杂之至、法令逍遥牛牛繁缛之极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法家治国了。这时离乱世就不远了。

自春秋战国以后,社会整体进入一个人心杂乱的时代,儒家思想成为主流,就是必然选择了。

进入民国及现代,人心越发复杂,法治时代就随之而起,以后的时代,必然是朝代越来越短,人心越越杂,谁也信不过谁。动荡不安的时代所占时间越来越长,发生频率越来越高。民主思想的兴起,就是谁也信不过谁的时代的必然产物。

在这个时代,人心不净之时,清净的佛法已不再普遍适应于这个社会,佛法的衰落是必然的。而其它一些喜好争斗的宗教,因为适应这个时代的人的根性,必然大兴于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法。

佛法也要遵循世间的规律。只是佛法衰微,人心的沦落就是加速度的态势了。儒家思想没落了,佛法再衰落,世间的最后一点挽回人心的底线都没有了,这是时代的悲哀。长叹息以掩涕,哀民生之多灾!想起这些,令人不能不生悲心。

上古之人,普遍敬天地、顺民心、重鬼神,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凡有灾异之象,皇帝就很惊惧,就要反思了,是不是自己德行不够?是不是为政有失误?历史上屡屡记载的皇帝的《罪己诏》,就是在检讨。那时的人心,是发自内心的相信鬼神天地的制约。

古代的社会,是阴阳两治。阳世有县令,阴世有城隍,几乎每一个县都是如此。法律到不了的地方,还有天网恢恢,因果报应在等着。姑且不论现在信不信,以前的时代,几乎没人不相信,这也是制约因素。

现在不信天地鬼神了,制约在谁?在民心。人与人相互制约,法令规定得繁而又繁,恨不得拉屎拉尿的动作都制定规则出来。时代在发展,人心在变,法亦随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一片素心:虽说鸡蛋好吃,未必要见下蛋的老母鸡。然,倘若您觉得意犹未尽,不妨点击“常怀素心”的头像,查看历史文章。愿您心香四溢,时时欢喜。